分享到:

莫XX、徐XX因与被申请人始兴县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2018年11月25日 16:10   留言»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民再480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莫XX,女,汉族,1978年7月20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徐XX,男,汉族,1974年7月26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

两位再审申请人共同委托代理人:李XX,广东X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始兴县人民医院。住所地:广东省始兴县公园前路**号。

法定代表人:周XX,院长。

委托代理人:钟XX、李英才,该医院职工。

再审申请人莫XX、徐XX因与被申请人始兴县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韶中法民一终字第45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6年5月23日作出(2016)粤民申1464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基本情况

2013年11月6日,莫XX、徐XX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请求:1.判令始兴县人民医院赔偿莫XX、徐XX医药费损失57421.53元;2.判令始兴县人民医院赔偿莫XX、徐XX误工费12594.8元及护理费2500元;3、判令始兴县人民医院承担本案诉讼费用。2014年9月11日莫XX、徐XX变更诉讼请求为:判令始兴县人民医院赔偿莫肇贞、徐军明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费总损失的60%为470718.2元,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莫XX因怀孕停经41周待产,于2013年5月19日5时15分,下腹疼痛2小时入住始兴县人民医院。7时40分宫口全开,胎心音偶有减慢。8时5分未能闻及胎心音;急诊B超显示:子宫右侧壁显著增厚,考虑胎盘早剥,胎心音30次/分;紧急行剖宫产术,胎儿于8时45分剖腹产手术娩出,阿氏评分0分,经抢救无效死亡。

莫XX在始兴县人民医院的住院病历及出院记录记载:患者因停经41周,下腹疼痛2+小时入院。住院时间:2013年5月19日5:15─2013年5月19日12:00。病史记录:平素月经规则,LMP2012年8月5日,EDC:2013年5月12日。孕妇不定期外院产检。门诊拟“第二胎待产”收入院。生育史:孕3产1,2011年行产钳娩出单活女婴,流产1次,无引产史。入院体查:T:37℃,P:88次/分,R:20次/分,BP:123/78mmHg。神清,无贫血貌,心肺听诊无异常,腹隆,无压痛。产科情况:腹形呈纵椭圆形,规则宫缩,宫高37cm,腹围100cm,胎方位LOA,胎心音140次/分,先露头部已固定,骨盆外测量:25-27-19-9cm。阴查:宫口开4cm,先露-3,未破膜。2013年5月19日5:48B超报告显示:宫内单活胎(LOA)。胎头位于耻联上,双顶径97mm;头围353mm。脊柱位于左侧前方,胎心率124次/分,规则,腹围353mm,股骨长度75mm,羊水指数129mm。入院诊断:G3P1G41WLOA,单活胎临产。入院后:完善检查:血尿常规、凝血常规、肝功肾功、心电图、胎心监护;监测母儿情况;商讨分娩方式。

莫肇贞病程记录、手术记录及手术护理记录。1、2013年5月19日6时病情讲解记录:B超显示“宫内单活胎(LOA),双顶径97mm,股骨长度75mm,头围353mm,腹围353mm,宫高37mm,腹围100mm。既往有产钳史,告知不排除巨大胎,告知有难产、新生儿骨折的风险;建议行急诊剖宫产术终止妊娠相对安全。孕妇拒绝剖宫产,要求阴道分娩,签字为证:“要求阴道分娩拒绝剖宫产”,签字人为患者本人及家属。”2、3013年5月19日7时40分病情讲解记录:孕妇可见宫口,S+1,宫口开全近1小时,经产妇,胎心、宫缩时偶有减速,低至7070bpm,恢复快。知胎儿偏大,分娩困难,有肩难产的风险,告知需行产钳终止妊娠,告知有产道裂伤严重,新生儿有骨折的风险,告知不排除胎儿窘迫、胎死宫内的可能,甚至新生儿死亡。患者本人及家属签名:同意产钳。主治医师会诊记录:告知胎儿偏大,分娩困难,有难产等风险;告知不排除胎儿窘迫、胎死宫内、新生儿窒息死亡等风险,需行产钳或改行剖宫产终止妊娠;做好术前准备及新生儿急救准备工作,并予静脉滴过氧化碳酸酰胺改善胎盘循环。3、3013年5月19日8时病情讲解记录:胎盘早剥,胎儿窘迫,新生儿娩出有死亡可能,若子宫收缩不良,需切除子宫。患者及家属签字:“了解病情”。4、3013年5月19日8时23分B超报示:宫内单活胎(LOA),胎心率显著减慢,考虑胎盘早剥,羊水过多。5、3013年5月19日8时45分─12时剖宫产手术记录:在腰硬联合麻下行子宫下段剖宫产+左侧阔韧带血肿清除术。术中见血性腹水200ml,整个子宫前壁紫蓝色,子宫前壁血肿5cm×5cm,左侧阔韧带血肿7cm×6cm,羊水呈血性,伴大量血凝块,共计2000ml。胎儿位为LOA,切口下见胎头,取出单男婴,外观无畸形,wt4.1kg,阿氏评分0分,交台下行心脏按压、呼吸囊人工呼吸,及肾上腺素脐静脉注入,抢救10分钟仍为0分。请儿科会诊并参与抢救,示新生儿死亡。胎盘、胎膜娩出完整,4/5胎盘母面见凝血块及压迹。查:子宫前壁、侧壁充血水肿,组织质脆,切口向左下撕裂5cm,修剪切缘组织,1/10可吸收线间断缝扎右侧子宫侧壁血管上下行支。术后诊断:失血性休克;胎盘早剥;G3P2G41WLOA剖宫产;子宫卒中;死产;巨大胎。遂于2013年5月19日13时35分护送至粤北人民医院住院治疗。

粤北人民医院最后诊断:产后出血;失血性休克;弥散性血管内凝血;剖宫产术后;分娩中不完性子宫破裂;胎死宫内;肝功能异常;肾功能异常;中度贫血;多器官功能不全(肝、肾、肺、循环、血液等),低蛋白血症;高血压病。因病情严重存在生命危险,入院当日该院即向患者亲属发出《病危通知书》。治疗至2013年6月5日出院,住院17天,期间由丈夫徐军明陪护。出院时医嘱:按剖宫产术后常规休假,注意休息,加强营养等。

2013年10月30日,莫肇贞、徐军明申请一审法院委托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对始兴县人民医院的上述诊疗行为是否存在医疗过错进行司法鉴定。一审法院依程序委托了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进行司法鉴定,该所于2014年8月5日作出粤南韶[2014]临鉴字第158号《法医学司法鉴定意见书》,结论为:始兴县人民医院在对被鉴定人莫肇贞分娩诊治过程中存在医疗损害过错,其医疗过错行为对本次损害的后果为同等因素,其过错参与度为41%-60%。

一审法院另查明,莫肇贞入住始兴县人民医院时,向该院交纳了医疗费1217元,始兴县人民医院在第二轮答辩时,认为莫肇贞尚欠其医疗费6634.07元并出具了相应的《始兴县人民医院住院病人欠费催款单》。在粤北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共用去医疗费56204.53元,其中输血费14900元已由佛山市中心血站报销。莫肇贞、徐军明因申请司法鉴定向鉴定机构交纳了鉴定费10040元。

徐军明于2003年9月购买了位于佛山市禅城区江湾北一街5号C座606房并迁入居住,其与莫肇贞结婚后共同居住于此。根据佛山市顺德区龙江镇银诚丽景创业大厦出具的《工作证明》,徐军明在该单位任职物业经理,月工资收入5000元。莫肇贞称在佛山市从事皮包零售业,但未提供从业单位的营业执照等证据加以证实。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争议焦点是:莫肇贞产出的胎儿在脱离母体时是死胎还是活婴(新生儿),莫肇贞、徐军明主张的“新生儿死亡赔偿金”是否成立以及莫肇贞、徐军明的合理损失应如何认定的问题。对此,该院阐述如下:胎儿脱离母体后,判断婴儿死活的医学依据是阿氏评分(阿普加评分),阿氏评分为0分则表示婴儿没有生命体征即为死胎或死婴。本案中,始兴县人民医院《剖宫产手术记录》中记载:“……胎儿位为LOA,切口下见胎头,取出单男婴,外观无畸形,Wt4.1Kg,阿氏评分0分,交台下行心脏按压、呼吸囊人工呼吸,及肾上腺素脐静脉注入,抢救10分钟仍为0分。请儿科会诊并参与抢救,示新生儿死亡……”术后诊断为:“(莫肇贞)失血性休克,胎盘早剥,G3P2G41WLOA剖宫产,子宫卒中,死产,巨大胎。”,始兴县人民医院《出院记录》记载:“……顺利娩出一男婴,阿氏评分0分,抢救无效死亡……”始兴县人民医院《分娩记录及伴行产程图》记载:“胎儿娩出时间:5月19日8时50分;婴儿状况:性别:男,出生方式:剖宫产,出生时情况:成熟、死产、浸软;窒息程度:阿氏评分0。”粤北人民医院的《疾病诊断书》、《出院记录》均记载:“出院诊断:产后出血;弥散性血管内凝血,剖宫产术后,分娩中不完性子宫破裂,胎死宫内……”司法鉴定机构也分析认为:“本案例阴道分娩方式选择不当,本次妊娠系梗阻性难产,是子宫破裂致胎儿死亡的重要原因;胎儿死亡原因与分娩方式的选择存在因果关系。”上述诊断和鉴定证明,胎儿在脱离母体前就已经死亡,不存在脱离母体后具有生命体征的活婴或“新生儿”的事实。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莫肇贞、徐军明提及的“新生儿”一说,始兴县人民医院在第二次提交的《答辩状》中已作合理解释,就是不同科室的医师从不同角度对胎儿或婴儿的习惯表述不同所致,比如在该院《产科住院记录》第1页中这样的记载:“……行B超查示:子宫右侧显著增厚,厚为105mm,考虑胎盘早剥,胎心音30次/分。与家属及本人谈病情,胎心音未闻及,B超示胎心音30次/分,新生儿抢救成功率极低……”此次诊查很明显胎儿尚处腹宫中,饶玉芳医师使用了“新生儿”的概念表述,这里的“新生儿”毫无疑问指的是胎儿。对《剖宫产手术记录》中的“请儿科会诊并参与抢救,示新生儿死亡。”这里的“新生儿”则指的是本就没有存活过的婴儿。故对莫肇贞、徐军明以始兴县人民医院出具的病案记录中有“新生儿”及“新生儿死亡”的表述为由,认为莫肇贞当时产出的是有生命婴儿的辩解,与事实不相符,一审法院不予采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条之规定,自然人的民事权利能力始于出生、终于死亡,莫肇贞所怀胎儿在脱离母体前就已经死亡,不是法律意义上的自然人,依法不享有民事权利能力,故对莫肇贞、徐军明主张胎儿死亡赔偿金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人的健康、身体权受法律保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莫肇贞、徐军明要求始兴县人民医院赔偿该次妇产分娩诊疗过程中造成的人身损害,符合法律规定。但相关损失金额应根据医疗责任和相关规定予以合理确认。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及《广东省2014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的相关规定,结合莫肇贞、徐军明的诉求,该院对莫肇贞、徐军明因该次妇产分娩诊疗过程中所造成的合理损失作如下分析、认定:1、医疗费。莫肇贞、徐军明入住始兴县人民医院时,向该院交纳了医疗费1217元,此后虽然没有正式结算,但始兴县人民医院承认已给莫肇贞办理了出院手续,且从2013年6月5日莫肇贞在粤北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结束出院起至2013年12月4日第一次庭审答辩时止达半年之久,始兴县人民医院均没有提出过莫肇贞、徐军明拖欠医疗费的事情,也没有向莫肇贞、徐军明发出过《欠费催款单》,结合徐军明的庭审陈述:5月23、24日左右,其来到始兴县人民医院取病历并准备结清医疗费用,但始兴县人民医院称费用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结清了,莫肇贞已经办理出院了。因此应认定莫肇贞、徐军明不再拖欠始兴县人民医院的医疗费。始兴县人民医院在一审第二轮答辩时,认为莫肇贞、徐军明尚欠其医疗费6634.07元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莫肇贞、徐军明主张的在粤北人民医院用去医疗费56204.53元,有该院2013年6月5日出具的编号为64663046号的《门(急)诊、住院收费收据》为证,予以采纳,但其中输血费14900元已由佛山市中心血站报销,实际支出的医疗费为41304.53元(56204.53元-14900元)。故医疗费损失认定为1217元+41304.53元=42521.53元。2、误工费。莫肇贞、徐军明称其在佛山市从事皮包零售业,但未提供从业单位的营业执照等证据加以证实,不能认定其从事皮包零售业。故其误工费应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32598.7元/年,89.31元/天)计算,误工时间为住院时间17天加剖宫产术后常规休假时间即双方认可的120天,其误工费计算为89.31元/天×(120+17)天=12235.47元。对莫肇贞、徐军明主张的超出部分不予采纳。3、护理费。莫肇贞住院期间由其丈夫徐军明陪护,徐军明向本院提供有其用人单位即佛山市顺德区龙江镇银诚丽景创业大厦出具的《工作证明》,其工资收入为5000元/月,其主张按半个月(15天)的收入2500元计算误工费合理,一审法院对此予以采纳。4、精神损害抚慰金。由于莫肇贞、徐军明与始兴县人民医院双方的过错,造成莫肇贞十月怀胎的胎儿在临产时未能顺利产出以至胎死腹中,而且使莫肇贞一度面临生命危险,这给莫肇贞及其亲属带来的精神伤害是严重的,综合考虑莫肇贞、徐军明的伤害程度、始兴县人民医院的过错参与度以及当地的生活水平,酌情支持莫肇贞、徐军明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对莫肇贞、徐军明主张的超出部分不予采纳。5、鉴定费。莫肇贞、徐军明主张的鉴定费10040元,有莫肇贞、徐军明提供的2014年6月11日向鉴定机构交款的《现金交款单》为证,一审法院予以采纳。综上,莫肇贞、徐军明的上述合理费用合计为97297元(其中医疗费42521.53元,误工费12235.47元,护理费2500元,鉴定费1004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对医疗损害的成因及责任,司法鉴定机构已作出粤南韶[2014]临鉴字第158号《法医学司法鉴定意见书》,结论为:始兴县人民医院在对被鉴定人莫肇贞分娩诊治过程中存在医疗损害过错,其医疗过错行为对本次损害的后果为同等因素,其过错参与度为41%-60%。一审法院对此予以采信。莫肇贞、徐军明依据上述鉴定结论主张由始兴县人民医院承担60%的责任在合理范围内,一审法院予以采纳。因此始兴县人民医院应赔偿给莫肇贞、徐军明的损失计算为:67297元×60%+30000元=70378.2元。据此,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六条、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于2014年11月28日作出(2013)韶始法民一初字第372号民事判决:一、始兴县人民医院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损失人民币70378.2元给莫肇贞、徐军明。二、驳回莫肇贞、徐军明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4180元,由莫肇贞、徐军明负担3400元;由始兴县人民医院负担780元。

二审基本情况

莫肇贞、徐军明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主要事实和理由是: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本案应为新生儿死亡。(一)始兴县人民医院有关胎儿死产或活产的病历记载前后矛盾,又无合理解释,依法应认定为新生儿死亡。首先,莫肇贞入院前两次的产检及入院当时的B超均显示:大人及胎儿都正常。所以,所谓的胎儿死亡(死产)或者婴儿死亡问题,产生于入院之后的治疗过程中。其次,所谓的胎儿死亡(死产)或者婴儿死亡问题,是个严肃的事情,始兴县人民医院不应有矛盾的记载;再次,退一步讲,即使有矛盾的记载,始兴县人民医院也必须有足够合理的解释。否则,便应作有利于患者的解释,即认定为婴儿死亡。本案入院时的5点48分23秒的B超显示:宫内单活胎;分娩至8点23分21秒的B超再次显示:宫内单活胎、胎心率显著减慢至30次/分钟;但医院却无法说明,且其病历也没有记载到胎心音彻底消失的具体时间。此时,按医院的说法,急行剖宫产手术,胎儿于8点50分娩出,阿氏评分为零,经抢救无效死亡。如果是死产,如医院无法确定具体的胎心音消失时间,那么胎儿死亡的时间最迟为出生之时,即8点50分;如果是经过抢救十分钟,但没有效果而死亡的,那死亡时间最迟为9点。但是医院在名为“莫肇贞婴”的病历《体温表》中明确记载:出生于8时50分,死亡于9时23分,且有大便。从8点50分出生算至9点23分,婴儿存活了33分钟。在8点23分21秒的B超再次显示胎儿仍有胎心音,而医院却无法说明、相关的病历里也未记载胎心音何时彻底消失的情况下;在医院的病历前后矛盾,却未做足够合理的说明的情况下,应作不利于提供病历材料一方的解释。即认定新生儿死亡。医院当然应按人之死亡进行赔偿。然而,一审法院无视上述病历记载中的矛盾,将本案认定为“胎儿在脱离母体前就已经死亡”,显然为认定事实错误。(二)死胎、死产及新生儿死亡,这三个概念在有医学上是有严格的定义的,医院的医生作为专业机构的专业人员应具备基本的医疗素养,病历记载的“新生儿死亡”,没有理由理解为死产。莫肇贞、徐军明通过查阅网络资料发现:围产儿死亡,包括死胎、死产及新生儿死亡,这三个概念世界卫生组织及国际妇产科学会均有明确的诊断标准(定义)。具体内容如下:活产(即新生儿):不论通过自然产或手术产,胎儿全身娩出脱离母体后,只要有过呼吸动作或显示过生命现象的4项指标中任何一项者,即心跳、呼吸、脐带血管搏动、随意肌肯定收缩。死胎:在正式临产前胎儿死亡、胎心消失,胎儿全身娩出后始终未显示出任何生命征象,如心跳、呼吸、脐带血管搏动及随意肌肯定收缩者。死产:在正式临产前尚有胎心,但正式临产后胎心消失,胎儿全身娩出后始终没有显示过生命现象者。新生儿期:指出生后4周的时期。早期新生儿死亡:指新生儿出生后7天内死亡。晚期新生儿死亡:指新生儿出生满7天后到28天中死亡。医护人员是经过严格专业训练且经考核合格的专业从业人员,具备基本的医疗素养,一般来说是能够明确区分死产和新生儿死亡的区别的。所以,既然医院的《产科住院记录》(术后记录)记载:“新生儿死亡”,且该病例还有妇产科专家“邓萍萍、张耀华”的签名,一审法院将其理解为:“指的是本就没有存活过的婴儿”,显然有失偏颇,且是极为错误的。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纠正,依法认定为新生儿死亡。(三)《司法鉴定意见书》不能作为认定死产的依据。司法鉴定时,莫肇贞、徐军明曾要求鉴定人明某案是死产还是新生儿死亡问题,被以“不属于鉴定范围,死产还是新生儿死亡问题应由法院定夺”为由予以搁置,一审法院在未参与司法鉴定听证会的情况下,便依据鉴定证明认定“胎儿在脱离母体前就已经死亡”,显然错误。二、一审法院处理本案时未考虑社会效果,实体处理错误。按一审判决,医院仅需承担71158.2元费用;而莫肇贞、徐军明仅仅医疗费57421.53元、司法鉴定费10040元、诉讼费4180元三项便支出了71641.53元,两相对比,在医院承担60%的过错责任的情况下,莫肇贞、徐军明却几乎未得到任何额外的补偿。从受害人的角度看,这样的实体处理是难以接受的。在医院病历存在严重矛盾的情况下,就连是死产还是新生儿死亡这么严肃而重大的事实都存在疑问的情况下,法院应考虑社会效果,作出合理判决。三、一审法院还存在以下错误:(一)用血费用报销金额认定有误及错误进行了扣减。佛山市中心血站确认:徐军明因献血达3300毫升超过了600毫升,依法对其妻子莫肇贞住院期间产生的用血费用l3740元予以报销。然而,一审法院认为:“其中输血费l4900元已由佛山市中心血站报销”。显然,一审法院认定的用血费用报销的金额有误。另外,莫肇贞、徐军明享有用血报销的权利,是献血达600毫升以上的条件成就时方才成立的,实为国家法律、政策对光荣献血公民的褒奖,具有强烈的人身属性。足见,用血报销和医疗纠纷是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依法是不能予以扣减,但一审法院却错误地扣减了14900元。(二)一审法院未认定莫肇贞从事皮具零售工作是错误的。2008年10月,莫肇贞曾以徐军明的名义在佛山市禅城区工商局备案登记“佛山市禅城区婕婕皮具店”经营零售皮革制品,但后因经营场所改在了车库,无法继续办理营业执照,因此办理了“佛山市禅城区婕婕皮具店”注销手续。但莫肇贞租赁车库月租金达700元,合同约定用途为“手袋存放”;如果不是做皮具零售生意,莫肇贞绝无必要花700元租车库存放手袋,但一审法院却未认定莫肇贞从事皮包零售工作,有违客观事实。(三)一审法院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3万元过低。本案由于医院过错客观上导致新生儿死亡,莫肇贞也一度面临生命危险且至今月经尚未恢复仍须不断调理身体,客观上给莫肇贞、徐军明造成了严重的精神损害,但一审法院却仅仅支持了3万元的精神抚慰金显然不足以弥补莫肇贞、徐军明所受的伤害。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严重错误,实体处理更未考虑社会效果错误,二审法院应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莫肇贞、徐军明于二审期间向二审法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佛山市中心血站于2014年12月29日出具的《证明》,证明莫肇贞、徐军明在佛山市中心血站所报销的费用为13740元。2、献血相关的法律规定,证明献血达到600毫升,其配偶的用血可予以报销。始兴县人民医院对上述两份证据的意见为:莫肇贞、徐军明的用血费用已经报销,现在起诉要求始兴县人民医院赔偿相关费用,存在重复报销的情形。3、《个体户机读档案登记资料》、《工商公示信息》、《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各一份,《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显示,字号名称:佛山市禅城区婕婕皮具店。经营者姓名:徐军明。组成形式:个体经营。执照有效期:2008年10月31日至2012年10月31日。《个体户机读档案登记资料》显示,徐军明经营的佛山市禅城区婕婕皮具店于2009年3月19日注销。注销原因:经营不善。《工商公示信息》显示:莫肇贞经营的佛山市禅城区时尚妹皮具店注册日期为2014年11月24日。证明莫肇贞在分娩前从事个体工商户经营,并以徐军明的名义领取了工商营业执照,所以莫肇贞的误工费应按零售业标准计算。始兴县人民医院认为:以徐军明名义领取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已于2009年3月19日被注销,注销原因是经营不善。而本案发生于2012年5月,案件发生时莫肇贞已不是个体经营者,因此不应认定莫肇贞的个体经营者的身份。

始兴县人民医院答辩称:一、莫肇贞、徐军明称“本案应为新生儿死亡”的说法,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本案中所谓的新生儿,在其脱离母体之时,就已经没有任何生命症状(阿氏评分为0),该事实在产科分娩记录及伴行产程图中已有记载。一审庭审期间,一审法院就已经将这一事实作为本案的重点加以调查,且始兴县人民医院也按法庭的要求提交了医学书籍。同时,对死产胎儿娩出后的33分钟时间作了说明,产程图记载:胎儿取出时间为8时50分,阿氏评分0分(即胎儿取出时已死亡),9时23分为开医嘱的时间(也是停止抢救时问),并不是胎儿死亡时间。这就是:尽管胎儿脱离母体时阿氏评分为0,但当时的医护人员还是采取各种措施进行抢救,但最终仍抢救失败。因此胎儿存活了33分钟。现在,莫肇贞、徐军明还以入院当时的“B超显示正常”和“胎儿从8点50分分娩出至9点23分……”,并声称“婴儿存活了33分钟”这是错误的。虽然入院时B超显示胎儿正常,但分娩时也有可能分娩出死胎。而且,一个在脱离母体之时已无任何生命症状的死体,不可能有33分钟的存活时间。莫肇贞、徐军明以产科住院记录中记载的“新生儿死亡”,就认为应认定为莫肇贞所分娩出的是新生儿,也是错误的。二、莫肇贞、徐军明称:“一审法院处理本案未考虑社会效果,实体处理错误。”这一理由,显然是不成立的。这里的社会效果不属于法律范畴,当然不应当将所谓的社会效果渗入到案件当中。在实体处理上,一审法院对莫肇贞、徐军明欠始兴县人民医院6634.07元医疗费未予认定,是错误的。始兴县人民医院在2013年5月19日为莫肇贞办理了出院手续,2013年5月23日患方家属到医院协商时,始兴县人民医院并未提出住院费用已付清。一审第一次庭审前,始兴县人民医院和莫肇贞、徐军明协商时,多次都提到莫肇贞住院的医疗费6634.07元未结清的问题。2014年9月24日,始兴县人民医院向一审法院提交了《始兴县人民医院住院病人欠费催款单》,一审庭审第二轮答辩时也提到莫肇贞住院费用的问题。但一审法院在莫肇贞、徐军明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已交清了医疗费的情况下,支持了莫肇贞、徐军明的主张,显然错误。一审法院判决始兴县人民医院承担60%的责任错误。本案发生的根本原因,是由于莫肇贞、徐军明不听始兴县人民医院施行剖腹产的建议,坚持阴道分娩,最终才造成胎死腹中的。很明显,本案的后果,完全在莫肇贞、徐军明过于自信的错误引起的。对此,一审法院判决始兴县人民医院承担大部分责任显属不公。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法医学司法鉴定意见书》中胎儿死亡原因分析说明:“本案例阴道分娩方式选择不当,本次妊娠系梗阻性难产,是子宫破裂致胎儿死亡的重要原因,胎儿死亡原因与分娩方式的选择存在因果关系。”而分娩方式的选择是莫肇贞、徐军明决定的,始兴县人民医院不可能强制实行剖宫产。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法医学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医疗过错行为对本次损害的后果为同等因素。其过错参与度为41%–60%,而一审法院判决始兴县人民医院承担60%的责任有失公正,应各承担50%。但始兴县人民医院未对此提出上诉,主要是出于对莫肇贞、徐军明的同情考虑,也是对莫肇贞、徐军明作出了让步。但莫肇贞、徐军明却仍然不依不饶。三、莫肇贞、徐军明已报销了的输血费理应予扣除减除。四、莫肇贞、徐军明以其签订的租赁合同约定的用途“手袋存放”为由,认为应按零售业标准计算其误工费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赔偿问题,从本地经济发展水平和当地审判实践来看,一审法院判决已尽最大限度地照顾莫肇贞、徐军明了。一审法院判决始兴县人民医院承担3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公平,本案的损害后果,双方当事人都有过错,但主要原因是莫肇贞、徐军明选择分娩方式错误造成的。且根据司法鉴定结论,双方负同等责任,因此精神损害抚慰金应为10000元。综上所述,请求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系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的规定,针对上诉人莫肇贞、徐军明的上诉意见,本案争议焦点是:一、莫肇贞、徐军明所诉求的死亡赔偿金是否应予支持。二、莫肇贞的误工费应按什么标准计算。三、莫肇贞、徐军明已报销的输血费用是否应予扣减。四、莫肇贞、徐军明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应是多少。

一、关于莫肇贞、徐军明所诉求的死亡赔偿金是否应予支持的问题。首先,莫肇贞所生产的婴儿是否属于新生儿的问题。从始兴县人民医院的《始兴县人民医院分娩记录及伴行产程图》和《剖宫产手术记录》来看,均显示婴儿出生时的阿氏评分为0分。阿氏评分是在婴儿出生后,对婴儿的心率、呼吸、肌肉张力、对刺激反应、肤色等5项指标给予评分,并根据评分之和,对新生儿的状况进行评价。莫肇贞生产的婴儿在出生时的阿氏评分为0分,经抢救10分钟后,阿氏评分仍为0分,证明该婴儿在出生时已无生命特征。莫肇贞、徐军明认为,在婴儿的《体温表》上记载,婴儿出生于8时50分,死亡于9时23分,且有大便,因此认为婴儿存活了33分钟。但判断婴儿属于死产还是活产,应根据阿氏评分进行综合评定,而非根据《体温表》的记录。而且,该体温表上,并未记录该婴儿有体温;虽然记录有大便,但是否有大便,并不是判断婴儿是否有生命特征的指标之一。因此,即使始兴县人民医院在该《体温表》上记录存在瑕疵,但并不能据此认为莫肇贞生产的婴儿属于活产。至于始兴县人民医院在《产科住院记录(术后记录)》中关于“新生儿”的记录问题。从始兴县人民医院的其他病历记录来看,该记录中的“新生儿”,只是对于新出生婴儿的习惯性用语,并不能作为该婴儿在出生时曾经存活的证据。因此,一审法院认定莫肇贞当时所产出的婴儿在出生后已无生命特征并无不当,二审法院予以认可。其次,关于莫肇贞、徐军明所诉求的死亡赔偿金是否应予支持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条:“公民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的规定,由于莫肇贞所生产的婴儿在出生时已无生命特征,不属于法律意义上的自然人,因而也不享有民事权利。因此,莫肇贞、徐军明诉请中该婴儿的死亡赔偿金的主张,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莫肇贞的误工费应按什么标准计算的问题。莫肇贞为证明其在事故发生时从事皮具零售业,二审期间提交了《个体户机读档案登记资料》、《工商公示信息》、《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等证据。但《个体户机读档案登记资料》、《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显示,佛山市禅城区婕婕皮具店的经营者为徐军明,且已于2009年3月19日因经营不善而注销。可见,徐军明经营的皮具店在事故发生四年前已经注销。莫肇贞经营的佛山市禅城区时尚妹皮具店,注册日期为2014年11月24日,该日期在事故发生后1年。莫肇贞、徐军明所提交的证据,均不能证明莫肇贞在事故发生时从事皮具销售行业。莫肇贞、徐军明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莫肇贞在事故发生时从事皮具零售业。对于莫肇贞、徐军明的该项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莫肇贞、徐军明已报销的输血费用是否应予扣减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财产损失的,按照被侵权人因此受到的损失赔偿;被侵权人的损失难以确定,侵权人因此获得利益的,按照其获得的利益赔偿;侵权人因此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被侵权人和侵权人就赔偿数额协商不一致,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由人民法院根据实际情况确定赔偿数额。”的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财产损失的,按照被侵权人因此受到的损失赔偿。莫肇贞在粤北人民医院住院期间的输血费用,已由佛山市中心血站予以报销。因此,莫肇贞、徐军明不存在该费用的损失。一审法院将莫肇贞、徐军明已报销的输血费用予以扣减并无不当,二审法院予以维持。至于应扣减多少的问题。莫肇贞、徐军明于二审期间提交了佛山市中心血站出具的《证明》,证明莫肇贞、徐军明报销的输血费用为13740元。一审法院认定14900元错误,二审法院予以纠正。

四、关于莫肇贞、徐军明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应是多少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一款:“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的规定,本次事故造成莫肇贞产后出血;失血性休克;弥散性血管内凝血;剖宫产术后;分娩中不完性子宫破裂;胎死宫内;肝功能异常;肾功能异常;中度贫血;多器官功能不全(肝、肾、肺、循环、血液等),低蛋白血症;高血压病。可见,事故给莫肇贞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根据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的鉴定结论,始兴县人民医院在本次事故中存在医疗损害过错,其过错参与度为41%-60%,因此,一审法院确认莫肇贞、徐军明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为30000元过低,二审法院酌情认定莫肇贞、徐军明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为40000元。

综上,莫肇贞、徐军明的损失为:医药费:1217元+(56204.53元-13740元)=43691.53元,误工费12235.47元,护理费2500元,鉴定费1004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合计108467元。由始兴县人民医院承担60%的责任。因此,始兴县人民医院应赔偿莫肇贞、徐军明的损失为:(43691.53元+12235.47元+2500元+10040元)×60%+40000元=81080.2元。

综上所述,二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的规定,于2015年6月15日作出(2015)韶中法民一终字第450号民事判决:一、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二、变更一审判决第一项为:始兴县人民医院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损失81080.2元给莫肇贞、徐军明;三、驳回莫肇贞、徐军明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4180元,由莫肇贞、徐军明负担3300元,由始兴县人民医院负担88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2854元,由莫肇贞、徐军明负担2500元,始兴县人民医院负担54元。

当事人再审意见

莫肇贞、徐军明不服二审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请求:撤销二审判决第二项、第三项,依法改判始兴县人民医院赔偿莫肇贞、徐军明470718.2元。主要事实和理由是:(一)原审判决将胎儿认定为死产,而非将其认定为新生儿死亡,属于认定基本事实错误。医院关于胎儿死产或活产的病历记载前后矛盾,又无合理说明,依法应当认定莫肇贞产出的是活婴。(二)原审法院处理本案时未考虑社会效果,实体处理错误。法院应从促进医院更加规范执业的角度,从增强医务人员执业责任的角度,从引导医患双方和谐相处的角度,考虑社会效果,让医院成为一个有担当负责任的让人放心的救死扶伤机构。(三)用血费用报销金额认定有误及错误进行了扣减。莫肇贞、徐军明享有用血报销的权利,这是国家法律、政策对光荣献血公民的褒奖,具有强烈的人身属性,这跟医疗损害填补是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依法不能予以扣减,原审法院错误扣减,适用法律错误。(四)原审法院未认定莫肇贞从事皮具零售工作是错误的。如果莫肇贞不是做皮具零售生意,绝无必要花700元租车库存放手袋。

始兴县人民医院答辩称:(一)莫肇贞、徐军明认为莫肇贞产出的是活婴,没有事实根据。胎儿在生产过程中就已经死亡,因为胎儿娩出时阿氏评分为0分,0分即意味着无心率、无呼吸,对神经刺激无反应,肌张力松弛等。这已经充分说明胎儿已经死亡。不能因为抢救了几十分钟就认为是新生儿,那以后医院就没必要进行抢救,医学也会倒退,因此不能说医院抢救了生命,就说病历记载相互矛盾。(二)献血应当是无偿献血,而不是为了利益。不能血站给报销了,还要医院赔偿,如果两头都补偿,就会构成重复获利。(三)工商局办理营业执照,就是为了给合法从业者提供法律保护的。营业执照都没有,不能认定莫肇贞从事皮具零售工作。综上,莫肇贞、徐军明的再审理由完全不成立,请法院驳回其再审请求。

本院查明的事实、判决理由和结果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二审判决查明的基本事实属实,双方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根据双方当事人在再审阶段的诉辩意见,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主要是:1.本案系死产还是新生儿死亡;2.莫肇贞误工费标准的确定;3.血站报销的用血费用应否从损失赔偿额中扣减。

关于本案系死产还是新生儿死亡的问题。始兴县人民医院的《始兴县人民医院分娩记录及伴行产程图》和《剖宫产手术记录》均显示婴儿出生时的阿氏评分为0分,说明该婴儿在出生时已无生命特征。莫肇贞、徐军明以病历记载医院对分娩后的婴儿进行过抢救就认为婴儿是活婴,没有事实依据。一审、二审判决认定莫肇贞当时所产出的婴儿已无生命特征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莫肇贞误工费标准的确定的问题。徐军明经营的皮具店在本案事故发生四年前已经注销。莫肇贞经营的佛山市禅城区时尚妹皮具店,注册日期为2014年11月24日,该日期在本案事故发生后1年。莫肇贞、徐军明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莫肇贞在事故发生时从事皮具零售业,一审、二审法院对莫肇贞的误工费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进行计算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血站报销的用血费用应否从损失赔偿额中扣减的问题。无偿献血者可以在血站报销用血费用,这是无偿献血者跟血站之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建立的一种法律关系。本案系医疗损害责任纠纷,这是患者跟医疗机构之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建立的另一种法律关系。因此,无偿献血者的用血费用是否报销跟本案医院应当对患者承担多少医疗损害责任没有关系。一审、二审法院将莫肇贞、徐军明因无偿献血而在血站报销的13740元用血费从始兴县人民医院应当承担的医疗损害责任中进行扣减,造成了公民无偿献血、侵权者受益的利益分配格局,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因此,始兴县人民医院应赔偿莫肇贞、徐军明的损失为:医药费(1217元+56204.53)57421.53元、误工费12235.47元、护理费2500元、鉴定费10040元之和的60%再加上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即(57421.53元+12235.47元+2500元+10040元)×60%+40000元=89318.2元。

综上所述,莫肇贞、徐军明的再审主张部分有理,对其有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东省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韶中法民一终字第450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三项;

二、变更广东省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韶中法民一终字第450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始兴县人民医院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损失89318.2元给莫肇贞、徐军明。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4180元,由莫肇贞、徐军明负担3000元,由始兴县人民医院负担118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2854元,由莫肇贞、徐军明负担2500元,始兴县人民医院负担354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戴佛明

审判员  余洪春

审判员  黄秋生

二〇一七年六月十三日

书记员  黄妙玲

欢迎您参与咨询:

页面导航

医学顾问

律师团队

热门标签

友情链接

业务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