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百姓评估医院就医环节手术同意书满意度为零 – 深圳医疗纠纷律师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2017年10月15日 8:50   留言»  

      社会舆论如冰雹般砸向医德医风、医疗体制改革的时候,更需要媒体的冷静和客观。但冷静并非沉默。本报记者经过近半月的调查发现,在医疗改革来临之前,我们的医院也许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好,也并非想象的那样糟糕。百姓对就医六项环节比较满意,四项环节最不满,其中《手术同意书》名声最差,满意度为零。

  □本报记者 张有义 张娜  真实故事

  一次手术竟有两个版本《手术同意书》

  2005年11月23日,看着一次手术而产生的两个版本的《手术同意书》,南京市鼓楼医院的医务处长助理钱大夫一脸迷茫。医院留存的同意书在“可能发生的医疗风险”栏中,比患者手中的多了一句手写的医疗风险内容,而这个“补充”正好是患者术后出现的风险。

  痛经3 年多的韩女士,慕名到南京市鼓楼医院专家会诊中心找了该院的一位妇科专家,专家诊断后认为,韩女士要进行全子宫和双侧附件切除手术。术后没多久,韩女士就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她的下身随时都会不受控制的有水流出,对此,医生表示,可能是手术时冲洗腹腔留下的液体没抽干净。但是,这种情况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严重。

  韩女士家人在医院复印病例后发现,医院保存的《同意书》与自己保存的那份有着很大差异。医院保存的《同意书》盖有该院医务室的印章,在“手术仍有可能发生如下危险的第6项‘其他’后面,有一行手写的字:‘病人有两次手术史,此次手术难度较大,有损伤肠管及输尿管可能。’”

  而韩女士经过检查发现,自己下身流水的原因,正是输尿管不通。

  医院也有难言之隐 三月亏去600万

  2004年6月的一天,北京一所知名儿科医院的院务会议上,院长正在与很多科主任们论战。论战焦点是:对确实有经济困难的患者,可否延缓交费期限。

  权衡利弊后,院长果断拍板儿,试行此项制度。

  决策之后的第三天,公告栏里一张大红公告引来人山人海观看。听到消息,正躺在草地上望天流泪的一位母亲,噌地站起身。她的孩子因病已经花去医疗费7万多元,这个费用是自己和丈夫再加上孩子爷爷、老爷三家人积蓄的一倍,此时朋友、亲戚的钱,她也几乎借遍。

  看到那张可以延缓交费的公告,她正好符合条件。

  这些观看公告的人群中,还有很多像这位母亲一样兴奋的人!

  第一个月过去了,医院财务人员将财务统计表放在院长办公桌上,他们特意用红笔在一组数据下划了线:延缓交费制度推行后,本月就医者欠款累计72万元。院长表示,这很正常。

  第二个月过去了,财务人员准时提交报表,数据显示:本月欠款累计229万元。院长看着那组数据发了一会儿呆,然后表示,可以理解。

  第三个月过去了,财务人员依旧准时提交报表,数据显示:本月欠款累计302万元。院长缓缓抬头问财务人员,有多少患者补缴了欠款。财务人员摇摇头。

  第四个月,院长在诸多压力之下,无奈地拍板儿:停止运行延缓交费制度。

  此时上面提及的那位母亲在干什么呢?没有人知道,但她的孩子还在医院继续接受治疗。她在离开医院时,给医生留下一张纸条:我去正(挣)钱,请方(放)心,我早晚能不(补)上。

  8岁童就医致瘫 难在医疗鉴定

  2004年7月,陆天理从广西贵港市领着7岁的儿子小荣来到自治区首府南宁,这时他只有一个心愿:抓紧找一家大医院,找一位名医生,把儿子的先天性心脏病看好。

  7月24日上午,他们终于找到一家自认为可靠的医院。

  医生们经过紧张的手术后,大家好像都松了一口气。

  十几天后,陆天理发现儿子小荣就像变了一个人,“有点儿呆呆傻傻的。”

  一年以后,小荣的情况被广西金桂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一级乙等医疗事故,护理依赖级别为“完全护理依赖”。

  2005年11月15日,已经8岁的小荣将该医院告上法庭,南宁市兴宁区法院开庭审理。可是,医院当庭提供了一份广西医学会的《鉴定书》,上面明确小荣的事故不属于医疗事故。

  到底,那家医疗鉴定机构的鉴定结论可靠呢?到底是不是医疗事故呢?法院现在正紧张地合议着这个案件。调查

  调查问题:对哪些医疗环节最不满意

  调查区域:北京、上海、南京、武汉等城市主要医院

  调查人群:相应城市居民及外来就医人员

  调查方式:实地采访、网络问卷并综合相关权威数据资料

调查人数:632人

调查时间:12天

  调查结果:①71%的患者满意京城25家医院中的5家;②对就医环节中“签订《手术同意书》”满意度为O;③91%的人认为医疗鉴定程序混乱

  患者就医最不满的四项环节

  调查表明,患者对就医过程中各个环节的满意度有所不同。其中排到前四位的就医环节为:

  手术《同意书》满意度为零 100%的人认为涉嫌霸王条款

  医疗事故鉴定程序 认为混乱的比例为91%;认为医疗鉴定机构与医院有可能串通的占到89%。

  医生、医院与药品供应商利益勾结

  63%的人认为各个医院多少都存在上述利益勾结现象;6%的人表示不清楚;31%的人表示这种现象越来越少。

  向医院索要收费清单问题 想要不敢要的比例为52%;一定索要清单的比例为27%;不知道医院有收费清单的比例为39%;不知道卫生部关于收费清单规定的比例为89%。

  对于医术水平、就医环境、伙食质量、服务态度、候诊时间、看病费用等六项环节满意度比例,从53%-92%不等。这组数据说明,目前国内医院的信用度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低,很多医院、很多医务人员值得人们尊重。

  看病难、看病贵原因调查排行

  根据调查,导致看病难、看病贵的因素有按照相关比例,顺序如下:

  第一位 卫生资源总体不足,卫生发展落后于经济发展;

  第二位 医疗卫生资源配置不合理,农村和城市社区缺医少药的状况没有完全改变。

  第三位 医疗保障体系不健全,相当多的群众靠自费就医。

  第四位 公立医疗机构运行机制出现了市场化的倾向,公益性质淡化。

  第五位 药品和医用器材生产流通秩序混乱,价格过高。

解读

  《手术同意书》为格式合同 医院不能因此免责

  知名医疗事故处理专家俞飞针对一些具体的医患矛盾分析:

  手术以对患者身体的局部破坏为代价,使其获得功能恢复、解除病痛以提高健康质量,手术既是医疗活动中治病救人的重要手段,也是产生医疗纠纷最集中的医疗行为。

  在医疗诉讼实践中,手术同意书是重要的医疗文书。

  在患者及其家属手术前处于紧迫或缺乏经验的情况下,《手术同意书》应保证手术同意的形式简单通俗、内容完备、表述准确,如手术指征明确,并发症具体,任何乘人之危,强迫患者签收手术同意书的行为,当进入诉讼阶段后,手术的合法性必然受到挑战。

  现实中,手术很容易引发纠纷,有的医疗单位在法庭上抗辩:术前患者已签字同意,表明医院已履行了告知义务;任何手术都有风险,不能手术成功就皆大欢喜,只要患方签字同意,就应承担责任。

  显然,医方将签署手术同意书完全等同于签订手术合同书了。

  《病历书写基本规范(试行)》第二十四条规定:“手术同意书是指手术前,经治医师向患者告知拟施手术的相关情况,并由患者签署同意手术的医学文书。”因此,手术同意书属于病历文件,是术前医生和患者的谈话记录,不是明确双方权利义务关系的合同文书。医院并不能据此免除相应责任。

延伸

  卫生部部长高强《关于“卫生事业的改革与发展”报告》摘要

  卫生部部长高强在强调了我国医疗事业在五大方面取得显著成绩的同时指出:

  我国卫生事业取得的成就是举世公认的。世界卫生组织曾经赞誉我国用最低廉的成本保护了世界上最多人口的健康。但是我国的卫生事业的矛盾还相当突出。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 共卫生体系不健全,重大疾病预防控制任务艰巨。

  第二、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机制不完善。

  第三、医疗服务体系不适应群众的健康需求,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突出。我国的医疗服务体系虽然有了很大发展,但与人民群众的健康需求相比,还有很大差距。2003年卫生部组织开展的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结果显示,我国有48.9%的群众有病应就诊而不去就诊,有29.6%应住院而

欢迎您参与咨询:

页面导航

医学顾问

律师团队

热门标签

友情链接

业务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