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代理罗某诉深圳市南山区人民医院医疗纠纷一案鉴定陈述书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2017年10月13日 13:32   留言»  

医疗损害鉴定患方陈述书

患 者:罗XXX,女,1979年X月X日出生,壮族,身份证号:45XXXXXXXXX,住址:深圳市南山区XXXXXX.

医 方:深圳市南山区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骆旭东, 电话:0755—26553111。

住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桃园路89号

 

一、治疗经过

患者于2014年5月5日因“左下肢疼痛、麻木”到深圳南山医院骨科门诊就诊,接诊医生经初步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症,并于当日住进骨二科病房。入院情况:生命体征平稳,心肺腹查体未见异常。专科查体:脊柱无明显侧弯,双侧腰骶肌痉挛,腰4/5棘突间隙及左侧椎旁压痛;左坐骨神经出口压痛(+);左大腿后侧、左小腿外侧、足背内外侧感觉麻木,左髂腰肌肌力4级+,左股四头肌、股二头肌肌力4级+,左胫前肌、左足拇背伸肌肌力3级+,左趾屈肌肌力4级+,双足趾屈曲畸形(注:患者有小儿麻痹病史,有轻微后遗症)。

经CT及核磁共振检查,确诊为腰4/5椎间盘突出,医生告知需进行手术治疗。患者于5月8日上午接受手术,术后左下肢乏力无法行走。2014年6月17日,患者于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检查肌电图提示:患者左下肢神经源性损害电生理表现,累及L4-S2支配股,结合感觉电位正常,考虑根性损害可能性大。

2014年7月18日出院时仍左下肢乏力,需拄拐杖辅助行走,专科情况:左大腿肌肉萎缩,左大腿后侧、左足背与足底交界处稍麻木,左髂腰肌肌力4级+,左股四头肌肌力3级+,左股二头肌肌力2级+,左胫前肌、左足拇背伸肌肌力4级-,左趾屈肌肌力4级-。

手术前后患者的情况对比:

  • 左股四头肌肌力由4级+降低为3级+;
  • 左股二头肌肌力由4级+降低为2级+;
  • 左趾屈肌肌力4级+降低为4级-;
  • 左大腿肌肉萎缩;
  • 左大腿后侧、左足背与足底交界处稍麻木;
  • 导致不能正常行走,肌电图结果显示左下肢神经源性受累。

 

二、关于医方存在的违法及过错:

 

(1)没有手术指征,违反手术禁忌实施手术

椎间盘突出症,据医学常规应先保守治疗,保守治疗无效方考虑手术治疗。据我国外科专家黄家驷主编的《实用外科学》第七版下册第3142页的椎间盘突出症的手术指征有:病史半年以上,经过严格的、系统的、正规的保守疗法三个月以上,至少四周时间,症状仍未缓解,出现马尾神经损害症状者方可考虑实施手术。而根据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胡有谷主编的《腰椎间盘突出症》第4版,腰椎间盘突出症的手术禁忌之一为:“首次发作或多次发作未经保守疗法治疗的患者。”

患者之前从未做过任何保守治疗,首次发病,走到南山医院就诊,5号入院,6号检查,7号决定实施手术,8号实施手术。因为对医疗知识的缺乏,以及对医生的信任,在未被告知可选择保守治疗的情况下,我接受了医生的手术治疗方案。而现在经过查阅大量医学文献,证明我的病情并不符合手术指征,未经任何保守治疗,也未出现过马尾神经的损害症状,属手术禁忌,本不应采用手术治疗,而应先进行保守治疗。

 

(2)医方没有如实告知患者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

《侵权责任法》第七章《医疗损害责任》第五十五条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先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应当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医务人员未尽到前款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从患者入院到实施手术,南山医院没有任何医务人员向患者或家属口头或书面告知替代疗法及替代医疗方案,医方的诊疗行为明显违反了侵权责任法关于患者知情权的规定。

(3)麻醉方式选择不当,且超剂量使用麻醉药品,导致患者神经损害,不能行走。

《麻省总医院临床麻醉手册》第5版、第8版均提到中枢神经系统疾病为硬膜外麻醉的相对禁忌症;《麻醉手册》第6版也提到某些脊髓疾病,如多发性硬化、灰白质炎、脊髓神经损伤、肌肉营养失调为硬膜外麻醉的相对禁忌症;罗来癸主编的《麻醉中的疑难问题及其处理方法》的第57页提到神经系统疾病为椎管内麻醉禁忌症;应诗达主编的《麻醉科手册》 第1版、第2版均提到脊髓疾患为硬膜外麻醉禁忌症;张喜林主编的执业医师临床禁忌丛书《麻醉科临床禁忌手册》提到中枢神经系统疾病为硬膜外麻醉的相对禁忌症。患者幼时曾患脊髓灰质炎,就诊时也有告知医生。根据医学文献,有小儿麻痹症病史且有脊椎神经根压迫的患者此时不应采用硬膜外麻醉方式,极易导致原有的损伤加重造成严重后果。而南山医院在麻醉之前未对患者的疾病情况进行详细评估,在患者此前有神经系统疾患的情况下仍采用了不适当的硬膜外麻醉方式,未认识到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未尽到应尽的注意义务,违反了医学常规,造成了患者的损害。

根据南山医院麻醉使用记录显示,给患者实施麻醉使用的药品为2%利多卡因,使用量共20ml,即400mg。根据该药品使用说明书【用法用量】标明“硬脊膜外阻滞:胸腰段用1.5%~2.0%溶液,250~300mg。”实际使用量比说明书规定的最多使用量多了100mg。而麻醉药品的用药原则是从低浓度、低剂量用起,以保证用药安全,而根据有关文献阐明,此药的使用存在个体差异,按体重计算,每公斤体重用量是4mg,患者体重为55kg,正常用量应为220mg。麻醉药物的使用均属过量,与患者术后的神经损害应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

 

(4)医方手术手法粗暴,损害了患者L4-S2神经根,理由如下:

a、2014年6月17日患者于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检查肌电图提示:患者左下肢神经源性损害电生理表现,累及L4-S2支配股,结合感觉电位正常,考虑根性损害可能性大。

b、L4神经根定位的主要标志性表现为:运动-胫前肌-足内翻反射、反射-膑腱反射、感觉-小腿内侧,足内侧。S1神经根定位的主要标志性表现为:运动-腓骨长、短肌-足外翻,反射-跟腱反射,感觉-足外侧和足底。患者术后出现左股四头肌肌力由4级+降低为3级+;左股二头肌肌力由4级+降低为2级+;左趾屈肌肌力4级+降低为4级-;左大腿肌肉萎缩;左大腿后侧、左足背与足底交界处稍麻木。

c、术后2个月时,患者术前L5神经根受压损害的运动感觉障碍明显恢复,但其上下位L4、S1神经根术后出现明显的运动与感觉损害,其原因只能是手术过程中,医方损害了L4、S1神经根。

 

(5)术后医治不当,贻误治疗时机

在患者术后发现左腿无力不能行走之后,医院并未采取积极的措施来探明病因,未做核磁共振检查,未进行手术探查,在不明确病因的情况下仅进行常规护理和观察,未给予对症的积极治疗。

 

综上所述,南山医院对我实施手术,没有严格按手术指征进行手术,也没有告知患者替代治疗方案,客观上我被剥夺了替代疗法的知情权,也被剥夺了替代医疗方案的选择权。根据术后肌电图的检查结果以及患者到多个其他医疗机构就诊的结果来看,患者左下肢瘫痪是神经损伤造成的,也可能是术中操作不当致神经受损。故我认为南山医院的诊疗行为和我左下肢瘫痪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医方应该承担全部责任。

术后,我却又要面对失去正常行走能力的现实,给我的生活造成极大的痛苦和困扰。我相信专家们会公平客观地对南山医院此次的医疗行为进行鉴定,有一个公正的结果,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陈述人:罗XXX

二〇一七年七月十二日

欢迎您参与咨询:

页面导航

医学顾问

律师团队

热门标签

友情链接

业务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