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龙岗妇幼保健院撕毁病历–办案心得!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2012年08月11日 0:17   留言»  

2011年12月份,我接受了患者家属的委托,全权办理此件影响力挺大的医疗损害案件。最终,在我方从法律分析及各种有利证据的施压下,患方与医方经深圳市医患纠纷仲裁院调解,家属获得了满意的赔偿,于2012年4月份双方协商一致妥善处理了此件医疗损害案件。由于,本案一进入仲裁,其仲裁经过及仲裁结果均须保密,故在此不展示仲裁调解书。

本案大致经过:

视频材料:十月童医院身亡 院方撕毁病例?

        深圳新闻网讯 10月11日晚上,对于家住龙岗区龙岗街道同乐社区的徐女士一家人来说,是一个悲痛的日子。因为高烧,徐女士10个半月大的女儿小羽菲住进了龙岗区妇幼保健院,可2天后却死在了医院中。事发后,院方将小羽菲的病历撕毁,后家属在医院办公室的垃圾桶、角落和窗外找到纸张碎片。对此,徐女士等小羽菲的家人怀疑龙岗区妇幼保健院抢救不及时导致了婴儿死亡,而事后院方撕毁病历的行为属于销毁证据。

龙岗区妇幼保健院则表示,院方对患儿小羽菲因病抢救无效死亡深表同情,院方愿意继续和家属积极沟通协商,同时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此项纠纷。

医生检查一直称情况正常

来自浙江的徐女士一家人在深圳做生意。婚后,徐女士在去年11月份生下了女儿小羽菲,下个月就要迎来她1岁的生日。可是,让徐女士一家人没有想到的是,从10月8日开始,小羽菲开始发起了高烧,也就是这次高烧,让还差一个月就1岁的小羽菲离开了这个世界。

“下个月就是她的生日了,我跟孩子的爸爸都想好了怎么给孩子过一岁生日,可没想到我的女儿就这么没了。”谈到小羽菲,妈妈徐女士泪流满面地说,女儿发高烧后,她便带着她到龙岗区妇幼保健院就诊,在门诊看过后,便拿了药回家。结果,第二天小羽菲的病情却并未得到缓解。“吃过药就退烧了,可过了一会就又烧起来了。”看到女儿一直高烧不断,徐女士带着她再次回到龙岗区妇幼保健院,9日上午,开始住院治疗。

而一直到11日,小羽菲的病情却一直没能得到缓解。在当日中午12点10分左右,徐女士发现,女儿的病情开始恶化了。“孩子开始尖叫,医生却说属于正常现象。”徐女士介绍说,当时她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女儿开始出现“啊啊啊”的单声尖叫,好像要吐却又吐不出来。见此,徐女士马上叫来了医生,可医生检查后告诉徐女士,这属于正常现象,因为小羽菲的高烧比较严重,一般要持续4到5天左右的时间才会缓解。可是,医生走后,小羽菲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直到当日下午5时30分左右,徐女士叫了两三次医生,给出的结论都是正常。

10月11日下午5时35分,另外一位胡晓波医生检查过小羽菲后,立刻开始了抢救。“当时就有3个医生急匆匆来到病房。”之前院方一直说小羽菲情况正常,可换了一位医生后,却立即紧张起来,对小羽菲实施抢救。对此,家属不仅感到诧异,也更加焦急、紧张起来。结果,直到当晚10时25分,小羽菲终究没有救过来。

婴儿不治,医院竟撕毁病历

“你看看,这就是他们撕毁的病历。”10月12日下午,记者在龙岗区妇幼保健院中,见到了徐女士手中被院方撕毁的病历。“我们是在医院办公室的垃圾桶、角落和窗外找到的。”拿着拼凑在一起的两张A4打印纸上,徐女士介绍说,当宣布小羽菲死亡后,原本抢救的医护人员立即离开了病房,回到办公室后便锁上了门,然后开始撕毁这些病历。

为何医院要撕毁这些病历呢?对此,该院医务接待办公室主任孔宪营说,被撕毁的病历是属于下级医生写的,上级医生在审查时会进行相应修改,也就是说,下级医生写的病历还不具备法律效力,在没有上级医生认可签字之前,病历不合格的,是可以销毁重写的。

而当日下午,记者在采访胡晓波医生时,其却说,对于下级医生所写的病历,一般不会要求撕毁,可以修改,作废的话会打个叉。可是,随后记者将徐女士手中拼凑成的两张病历出示给胡晓波医生后,对方看了看却又改口说:“撕了也不是不可以的。”

与此同时,徐女士对于在11日中午12点10分就发现了小羽菲已经出现异常,并叫来了当班医生,可得到的答案却是属于正常现象,而在当日下午5点35分医院才开始对小羽菲进行抢救,还是在病房中进行抢救,很多医疗设备都不齐全。所以,徐女士等家属怀疑,是医院抢救不及时,才导致了小羽菲的死亡。对此,胡晓波解释说,医院只有一间抢救室,里面只有2张床位,当时抢救室内还有另外一位重症婴儿在进行抢救,并且使用了呼吸机,占用了抢救室的空间。那么,为何一家医院的抢救室内只有2张床位呢?胡晓波医生说,由于医院床位紧张,把原来较大的抢救室改成了现在较小的抢救室。“平时医院里的重症病人不是很多。”胡晓波说。同时,对于家属的质疑,龙岗区妇幼保健院方面则认为,最终结果还需要司法部门和权威机构等第三方鉴定

深圳新闻网-深圳晚报
医院:撕病历因写错医生名字

深圳晚报记者孙中春 实习生黎文梅报道 10月11日晚上10点25分,仅10个半月大的女婴小羽菲因高烧入院治疗2天后身亡。事发后,院方将小羽菲的病历撕毁。对此,家属怀疑龙岗区妇幼保健院抢救不及时导致婴儿死亡,而事后院方撕毁病历的行为属于销毁证据。本报《女婴死亡后,医生撕毁病历》的报道引起了市民的广泛关注。

昨日,小羽菲的家属仍在医院门口,捧着其生前的照片不停哭泣。据了解,院方依然在和家属沟通协商,并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此纠纷,但小羽菲的母亲徐女士坚决反对对婴儿尸体进行鉴定。

对于院方撕毁病历一事,该院新闻发言人给出的解释是,抢救小羽菲失败后,医生便立即对其病历进行归档,当时看到下级医生写的病历中,把一位医生名字写错了,便将病历作废撕毁,并重新写了病历。而记者也在现场看到,撕毁的病历与重写后的病历对比后,的确有一名医生的名字修改过。

家属:不同意对小羽菲进行尸检

昨日上午,小羽菲的奶奶仍然守在医院门口,捧着小羽菲生前的照片,哭闹不停,悲痛的嚎哭很是让人揪心。小羽菲的母亲也在不停抽泣,因为不断的痛哭和倾诉,徐女士的嗓音已完全沙哑。“我不同意尸检,解剖尸体只会再让我的女儿受伤害。”在现场,尽管有院方工作人员和民警劝说徐女士尽快对婴儿尸体进行鉴定,但徐女士坚定表示不同意。

徐女士说,小羽菲死去时肚皮鼓胀,医生告诉她可能是肺出血。“如果最后鉴定的结果出来,仍然是肺出血怎么办?”徐女士怕最终鉴定结果会偏袒医生。

对于徐女士的态度,该院接待办公室主任孔宪营表示无奈。孔宪营介绍说,对于尸体鉴定来说,7天内是最佳时限,拖得越久,鉴定结果的可信程度就越低。

院方:撕病历只是修改医生名字

在事件发生后,有市民对于医生撕毁病历一事表示怀疑。对此,记者在昨日采访到了龙岗区妇幼保健院副院长郑锐青。“当时都在抢救患儿,之后才对病历进行归档。”郑锐青说,事发时,小羽菲的主治医师正在门诊坐诊,当日下午5时35分,该主治医师回到医院,便立即对其实施了抢救,没来得及看下级医生写的病历。小羽菲经抢救无效死亡后,院方立即对其病历进行归档,在此过程中,主治医师发现病历中的查房医生的名字有误,便将该病历作废。之后让下级医生重新写了一份,检查无误后,主治医师才最后签字,而原病历则由院方撕毁。

“就是医生名字不一样,其他的都一样。”记者在查看过被撕毁的与重写过的两份病历后发现,二者的确只是查房医生名字不同,其他内容都一样。

“小孩子的病情变化很快,急转直下是有可能的。”郑锐青告诉记者,小孩子本身就比较脆弱,病情变化太快。但是对于小羽菲的死亡,最终医院是否有责任,仍需要经过司法和权威机构进行第三方鉴定。“这些费用,我们医院承诺会先行垫付。”郑锐青说,必须要医院和家属双方沟通,一起申请才能让权威公正机构的专家来鉴定。“专家的鉴定结果出来,如果是医院的过失,我们一定承担责任。”郑锐青表示。



欢迎您参与咨询:

页面导航

医学顾问

律师团队

热门标签

友情链接

业务链接>>